_MG_1890-1.jpg 

凌晨,12點31分前後,紅燈的光線在黑暗裡微弱的哀鳴著。

 

她似乎聽見,車陣裡,似有若無的喇叭聲響,然而,騎士眾多,誰也沒有在意。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一量大型沙石車緊臨著外側車道急駛前進,約略只有10公分左右的距離,碎屑濺到她的臉上,長髮飛揚,只要隨便有什麼地方擦撞鉤到,隨車拖行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如果說像是絕命終結站裡的死法絕對沒有誇張,就在那樣一秒不到的瞬間,她與死亡,擦身而過,而這一切的一切,除了謝天之外,還能說些什麼。

 

騎士間迅速竄起了唏噓的生響。像是我們感嘆著螢光幕上有人墜樓有人自殺了結的那種發言,生命的脆弱像是船過無痕的波紋一般,誰也無法裁量,對於那些不相干的人群,我們總是篤定的認為,憐憫之情都顯得贅言。

 

這樣的事情在她的人生裡其實發生過幾次,除了顫慄的驚恐之外,也深深的在她的人生中刻劃出一些痕跡。幸運的逃過了那麼多次並不代表永遠能夠依靠運氣。在人生的旅途中,除了努力之外,事實上,能夠掌握的其實很少。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