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悸 

心悸的頻率越來越清晰,有時候幾乎清晰的要鑽入她的心臟裡面,但她卻毫不在意。
那樣強烈的吞噬感,在不同的黑夜黎明中不斷不斷的擴大。

,其實還很好啊的不是嗎

寒冷的感覺  忙碌的感覺  發現的感覺  以及 些微觸碰的痛覺,生活像是才被磨平的厚繭 一層去了一層又起。

--------

Cocktail

忘了是從何時開始的,她開始習慣在Lounge bar點雞尾酒。

十分美好得橙紅色,無論在微笑或者頷首都顯得合宜適當

就像她給人的感覺一樣,合宜適當。

 

其實我難過的時候都一個人喝啤酒的,有一次她跟我說。

因為其實我不想合宜適當,她又說。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