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29

DSC00483.jpg          

在參拜完哲學之道、法然院和銀閣寺之後,我們搭乘士巴士五號來到終町京都造形藝術大前下車,前往本次京都行的第一家咖啡館,[由於這家店,剛好是印在Milly封面的咖啡館,因此,本文暫且就稱之為Milly咖啡吧!]打算在此將第二天的午餐作個了斷。 

 

111.jpg  

在京都的交通,完全是仰賴公車來代步的。一日乘車券的很大好處就是,只要花五百日圓就能夠隨意搭著市公車漫遊一天,對於像英國腔這類機動性超強的背包客來說,真是非常划算的事情;而且買的方式也很簡單,只要在下車時跟司機說: ''One day pass,plz'' 就算沒有雷門那抹強的日文也沒問題(笑)。

_MG_4344.jpg  

Milly 咖啡是一家十分具有日系風格的簡餐店,佇立在人來人往的京都造形藝術大旁。全店以白色為基底,外觀上若不是特別按圖索驥,不算是引人注目的那種類型。不知道為什麼,Millly 咖啡給我的第一印象,就像是留著齊肩短髮、未施妝粉的日系中學女生那樣,氣質清新。

_MG_4309.jpg  

走進店內,裡頭的座位並不算多,看得出來,並不是一家以商業化為主軸的店。即使過了午餐時間,店內仍就有零星等待的客人,我和英國腔也是其中之二。

_MG_4334.JPG  

店內的配置大略上是左右兩排的座位,中間隔著非常寬闊的走道;店內的角落擺放著各式各樣類似造景盆栽的植物,而每桌都有不同的裝飾擺放在桌的中央,別具巧思。順帶一提,這是一家通英文的小店。和菜單並列的男店員不僅帥而且英文很溜,剛好是我們本日午餐的服務員,midori個人認為他完全符合我心目中"ノルウェイの森"裡渡邊君的形象。(雖然松山健一的笑容也很棒,不過他在我心目已經被L定型了))

_MG_4322.JPG

上面似乎是偏離主題了xd。總而言之,由於語言通的關係,第二天午餐變得正常許多。英國腔替自己點了蔬菜肉醬飯及奶酪的set,替我則是選了看上去長的像是潛艇堡之類的單點。透著熱氣的肉醬淋在Q而不軟的米飯上,吃起來的口感非常對味,不一會的功夫就被我們兩個貪吃鬼分食完了。

_MG_4326.JPG  

相對來說,英國腔幫我點到的淺艇堡就顯得遜色許多。麵包皮大概跟犀牛皮那樣硬吧,餡料太酸吃起來非常詭異,照例,難吃的單品介紹就跳過xd。

_MG_4333.JPG  

後來,禁不起飢餓我們又單點了變形潛艇堡,味道不錯,只是分量真有點小。結帳的時候,至少也吃了七八百台票跑不掉吧,每次在日本,伙食費都好傷啊....

 

 

_MG_4380.jpg  

下午的行程很簡單,以去參拜英國腔看也看不膩的日本教堂_[平安神宮],以及去朝聖midori吃也吃不膩的日本甜食店_[六盛茶庭. 舒芙蕾]兩樣為主。

_MG_4381.jpg  

平安神宮,是於1895年(明治28年),為了紀念日本古都平安遷都1100周年,根據前平安京朝堂院建築縮小重建而成。主要祭奉的是桓武天皇和孝明天皇。主體建物為紅柱碧瓦,採用左右對稱的建築格局。

DSC00559.jpg  

DSC00560.jpg

上面兩張,是用已逝愛機w小姐的全景模式拍攝出來的。平安神宮果然是十分漂亮吧!難怪京都三大祭祀之一的“時代祭”[每年10月22日]都會在此舉行,而平安神宮也是京都重要的觀光景點之一,主要是以身著古代服裝的隊列和車馬組成的儀仗隊,重現當年的古都風貌。

_MG_4373.JPG    

也許是因為宗教信仰的關係,一直以來midori 對於神社其實不太感興趣。不過,關於神社的擺設與週邊商品(像是祈願木板啦、客製化的商業御守阿)卻總是能夠吸引我的目光,洗劫我的錢包。由於之前去東京就曾經失智過一次了,本來這次的關西行前,就已經打定主意絕對不亂買御守回台灣了,但是沒想到這樣的理智,我也僅僅止守到這裡而已。

_MG_4378.JPG  

這張平安神宮祈願板的照片,就是Day2下午,我理智接軌最後一站的留念,之後就跟英國小賊一起淪陷到_御守唔買,唔保庇 的深淵了。

_MG_4399.jpg  _MG_4404.jpg  

以下,來介紹平安神宮的資訊 

*乘車:左京區岡崎西天王町乘市巴士「京都會館.美術館前」下車徒步3分鐘

*神苑: 8:30~17:30  3/1~14及9月~10月~17:00,11月~2月~16:30

*收費: 院內免費,神苑參拜費600日圓

 

_MG_4446.jpg  

在吃完六盛茶庭的舒芙蕾之後,我和英國腔來到本日的最後一個景點,百聞不如一見的[一澤信三郎帆布]。

_MG_4444.jpg  

講到一澤帆布/與一澤信三郎帆布,就必須前情題要一下,關於布包的歷史以及一澤家族的布包故事。一澤帆布,原本是一家以製作送牛奶的帆布包起家的公司,一直以來一澤帆布在台灣也有廣大的「包迷」,而且價格確實不斐。對於midori這樣的一般人,實在是不了解,看起來如此普通的布包為何隨隨便便的款式就具有上萬(NTD)的身價呢?他的品牌價值究竟為何?於是禁不起小賊一再的慫恿之下,毅然決然的決定跑去一探究竟了。

_MG_4443.JPG    

其實對大部分的日本人來說,『一澤帆布』只不是諸多的京都老店之一而已;尤其是對京都人來說,『數百』年老店比比皆是,創業於1905年,才剛跨過『百年老店』門檻的一澤帆布,根本就沒什麼特別的。只有京都大學的學生,或是參加畢業旅行到京都來的學生,會因為它的堅固耐用兼生活防水而買它。因為所謂的帆布,是指可以用來當船帆的厚布;而一澤帆布的包包則是由職人(工匠)用木鎚或鐵鎚,把用棉或麻所織成的厚帆布彎曲、細心加工後所製成的「手工藝品」,外加終生保證(只要壞了,就以工本費替你維修)。

_MG_4438.JPG 

「但是大概在十年前左右,由於木村拓哉在某齣連續劇中經常拎個『一澤帆布』包,於是,以木村拓哉迷為中心的年輕人之間,就掀起了一陣一澤帆布包狂熱。不但是日本人而已,就連巴黎時裝秀的模特兒也作興拎或背個一澤帆布。」看完以上一澤帆布與信三郎帆布(點我點我)的介紹之後,midori不禁心頭一驚,「這傢伙,說要去朝聖怕只是想敗家的個幌子吧!」

_MG_4442.jpg   

果不其然,英國人到了布包店之後馬上喜新厭舊的丟下原本說會好好照顧他一輩子的小金漢包,非常快樂的開始試背玩耍起來。(不唬爛,上面有圖有真相)於是,這種顧包人的工作就很衰的就落到我頭上。由於小金漢實在是太沉了點,所以依照顧包慣例,midori都是找個乾淨的地方把包放好並且在一旁看守,行有餘力之時,再盡本分的替小賊在興致上滅火(以免他不小心建立起,背了布包就能夠變成木村拓哉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就在看守並給予建議的同時,竟然有一對台灣遊客走到我身旁,先生拿起英國人的小金漢包對他的老婆說,「這款跟其他的設計都不一樣,很特別,但是似乎找不到logo!」於是midori默默在心中竊笑,讓他看完英國人的小金漢之後,緩緩的繞道那位先生身旁對他說:「先生不好意思,這是我們暫放的包包!」那位先生立刻變成冏冏臉的逃跑了,這時後小腔也剛好試完整間店之後刹羽而歸(因為沒有適合他的雅痞款),我突然覺得,其實有時候當顧包人的工作也挺部賴的嘛!

continue...

 

 

[後記] 

這篇脫好長耶終於寫完惹(灑花)

欸這也不能怪人家嘛,因為寫到平安神宮的時候我才突然發現

"喔喔喔,英國腔這次照的照片豪好喔,色彩飽和又好有意境,不多放一點不行啊!!"

由於內容太多+精彩的原故,只好把舒芙蕾放到之後囉

絕對沒有拖稿嫌疑喔!!!(拍胸)

畢竟人家...有可能....又...快要......出去玩了嘛(小聲說)

icon13.gif  

以上。

midori 11/07/29 2:35

 

, , , ,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