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櫺外的賣笑女        

直到現在,艾米一個人難過、一個人喝醉酒的時候還是會習慣打給Big Mac,她的初戀男朋友,哭訴著那一千零一遍的往事。分手那麼多年了,Mac除了分手那次夠狠,其他時候也算是好心腸的。總能夠安撫著艾米,安靜的聽完她那一千零一遍劇本都一致的往事。

   

EX有時候就像是室內拖一樣。

 

這句話艾米實在是不能認同再多。的確,我們都無法穿著室內拖去約會,但至少,當妳夾著鯊魚夾卸掉一半眼線哭得淚眼婆娑的時候,他們能夠沉住氣而不受到驚嚇的當個依靠。

 

並非艾米在分手後過得窮愁潦倒,事實上在分手以後,艾米過得其實更好。撇開學經歷的條件不說,就算要膚淺的來看外表和品味,艾米也絕對是水準以上;不用說,Mac的條件當然也不差,名校畢業上市櫃公司年薪破百的職位,重要的事個性風趣幽默,唯二的缺點就是固執了點和不會哄女生。

但是年輕時構成分手的理由,為了這麼一點點也就足夠了。因為年輕的時候,有的就是太多時間可以拉扯,愛的就是那樣的風花雪月,憑的就是衝動和意氣用事。因為年輕,所以夢想都很簡單,狠話都掠在嘴上;因為年輕,所以並不明白,其實,失去比獲得還容易。

很多年過去以後,當青春的鋒利逐漸因歲月而磨平慢慢軟化成體諒,艾米才慢慢明白;原來有些幸福,有些夢想,有些故事,只有在當下我們才有權去把握;原來有些幸福,有些夢想,在過了特定的時點,我們只能學會放手並且祝福; 原來最初之所以特別珍貴,並不是因為當時的我們說話多麼感人,多麼明白體諒,多麼會替對方著想;而是,在過了最初以後,不管多麼痛苦、多麼難受,我們都只能夠勇往直前,並且再也回不去了。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