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545.JPG  

於是我選了右邊的位置點了一杯熱的瓜地馬拉。

和兔子點的胡蘿蔔汁相較起來,瓜地馬拉真的是正常多了。 「為什麼心情不好?」我用安慰女朋友才用的口氣對兔子說,雖然兔子是個男的。

 

#

「我的讀者總是來信抱怨,說他們想看普通一點的故事」

「但是我喜歡寫跳來跳去的故事」兔子說

「是文風的關係,還是刻意去塑造,為了角逐羣象?」我問

 

兔子突然間變得暴躁起來。

「你還真是笨,跟那些讀我文章的人沒有兩樣。

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一般的兔子而是京兔子欸,

京都人酷愛將我印作標誌稱我為京兔子,光說版稅

我就一輩子也花不完了啊,羣象獎算是甚麼鬼。

兔子的心情好像更惡劣了,比我沒安慰之前還糟。

 

我突然發覺,自己真沒有安慰人的天份。

 

----  

「兔子的世界裡,原本就該是跳來跳去的啊。不管是走路時的跳來跳去,或是寫文章時的跳來跳去。」嘆了一口氣,兔子對我說。 

「讀者之所以不想跳來跳去,想看有頭有尾平鋪直述的故事,完全是因為他們缺乏想像。」兔子又說。

 

「每當遇到看不懂的環節,就開始批評這是甚麼爛作品結構亂七八糟,這些人,總是抱持著像是肚子餓了,想進到店裡隨便買碗便宜拉麵填飽肚子的心態在閱讀。也許是因為生活過於平淡所以閱讀,也許是因為想佯裝深度所以閱讀;閱讀對他們來說,只不過是掛在嘴上表示知識的一種工具,書本也不過是擺放在書架向人展示的裝飾品。我最瞧不起這種人了。」

 

 兔子一開始後就抱怨個沒完,我突然有種,想把自黏貼一一黏回桌面然後落跑的衝動。

 

「天曉得,如果你更仔細的問他:『嘿,看完京兔子寫的那篇:"六曜社咖啡館地下店事件”你有甚麼感想?』他是甚麼也說不出來的唷,卻又極其常把「最近又把誰誰誰的作品讀過一遍」這類的話掛在嘴邊。真是討厭死了」兔子邊說邊喝光了最後一口胡蘿蔔汁並且露出一個很苦的表情。

 

「怎麼能夠讓這樣的人,淅哩呼嚕的就把我辛苦寫的小說亂讀一通。讀不懂的地方,還像吃不完拉麵的時候那樣,把湯通通倒掉。」

 「這樣實在是太過分了。」兔子越說越生氣。

 

「但最讓我生氣的是,那些把湯倒掉的傢伙還邊倒邊說我寫得很爛」兔子說。

#

continue...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