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鳥的世界裡,並沒有七個曜日的分別,

也不存在一個星期七天的概念。

千鳥的世界裡,每個月的第一天其實是不存在的。

也就是說,千鳥的世界裡,每個月是從二號開始。

-- 在我的世界裡,每月的一號,是所謂「憑空消失的時間」

                                                        千鳥

 

 

京兔子的世界和一般人的世界簡直是一模一樣。

不但需要擠公車,也會不斷的對事情抱怨。

兔子的職業是業餘的小說家,但是從來沒有機會付梓成書頁。

因為兔子寫小說只是單純的為了興趣,並不是為了版稅也不是為了拿羣象新人獎,所以從來就沒有把故事寫完的打算。

                                                        京兔子

 

#

認識兔子是在六曜社咖啡館的地下店,別問我兩家之中為什麼特定選中了這一家,一切只是剛巧而已。老闆是個看上去像是男人的女人,手指關節非常粗,肩膀厚實,留著極短的頭髮。店內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酒瓶,其中有些是寫上客人名字的,有些沒有,有寫名字的應該是常客寄放的酒瓶吧,推估是一家咖啡和Lounge bar複合式的店。

而我,就在九月憑空消失的那天 ,偶然地來到六曜社地下店裡。

 

#

「請給我一個非吸菸區的位子」進門後,我對看上去像是老闆的女人說。

這是一家很小很小的店,甚至可以用有點狹窄來形容,應該是用某個用不到的地下室清空出來裝潢而成的吧。但對我來說卻不覺得擁擠,反到有一種莫名的放鬆感

 

「抱歉,本店的規矩是歡迎吸菸唷,不吸菸的客人要自己去找位置坐,我們沒有特別分吸菸區和非吸菸區的位置。」老闆一邊說,還一邊向我吐了一個煙圈。

「不過如果你真的不喜歡菸味的話,可以到處去聞聞看,但前提是試聞的時候不可以打擾或觸碰到其他客人,除此之外,你愛怎麼聞都可以。我們有提供吧台區和沙發區兩種位置讓客人試聞。」

「如果真的都不滿意,可以從另一端狹長樓梯上去,上頭有另一家也是我們開的六曜社地上店可供選擇。或者,在細長樓梯上去轉角的廁所裡頭,我們也有賣蜂蜜蛋糕的店 (六曜社咖啡館廁所店),可以讓你在廁所內享用。」那個像男人的女人又說。

 

但我終究是沒有到處去試聞,也沒有在廁所裡享用蜂蜜蛋糕。那畢竟都太詭異了一點。況且,店裡位置那麼少也沒有甚麼好選擇的吧,因為不想坐在看起來像是不良少年的人旁邊,於是我就再看起來乾淨清爽的兔子旁坐了下來。

 

「你擋到我的紙了。」兔子對我說。

 

但事實上是兔子一個人佔了三個人的位置。

兔子坐在吧檯區,一面拼命的書寫在各種顏色的自黏貼上,一面喝著無糖的胡蘿蔔汁,邊喝邊抱怨真苦。每當兔子寫滿一張時,就立刻撕下來貼在吧檯的桌面,想到新點子的時候,就重新撕一張覆蓋在上頭再書寫,到目前為止,已經佔滿連他自己三個位置的桌面了。

 

「你是小說家?」我問。

「你以為我會回答你yes/no 二者之中選項,然後就接續著攀談起來於是讓你坐下來?」兔子回答。

 

 「真是隻傲慢的兔子

不知道為甚麼,兔子說完之後我心裡第一個浮上的就是這樣的念頭。 看樣子,他並不是傳統的兔子。跟我認知中,溫順可愛的形象大不相同。

 

「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無法溫順。」兔子像是一眼看穿我的心思般的這樣說。

「不過,如果你願意陪我聊天的話,我可以把我的紙撕掉一個位置讓你放飲料喔」兔子說。

 

"這家店是怎麼搞的,老闆跟客人都任性的要命" 我在心裡想。

 

「那麼,我可以自己選要坐在你左邊或右邊的位置嗎?」

   "既然都要陪他了多少也要替自己爭取一下吧"

   想了一下,我對兔子說。

 

 

「可以,但是自黏貼撕下來以後,要記得照顏色順序排好。」

 兔子露出一副 "好像已經對你大發慈悲了欸 " 的表情對我說。

 

continue...

#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