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是幾年前村上春樹的短篇。對於這位作家的短篇,我總是抱持著一種親切式的疏離,所以至今還沒閱讀過就是了。上面這首,現在你正在聽而且youtube跑得好慢還隨時會lag的歌,聽說當時村上也聽過,而且在聽完之後,就寫了這本的短篇。

"A tricky woman recieved a gift  from a narcissism man."

 

當然,以上當然只是純屬閒聊而已。

Friday morning 談這種東西實在是太浪費了啊,星期五的早晨,是該配上法式燻雞三明治以及熱可可的組合才是,再下一點點像是噴霧狀的細雨,感覺會非常的美妙。

當然前提是剛好要在我沒課而且free time的時候,嘿嘿嘿。

midori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