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久了  我就決定   

盛夏的豔陽逐漸褪成記憶中的泛黃,在夜闌人靜的夜晚,在心中刷透出一道道深深淺淺的痕。

其實人生活到一定的年紀,常常會希望慢動作多一些。戀愛的季節,多希望用慢動作留住一個又一個的瞬間,離別的前夕,多希望用慢動作留住片段的記憶。人生中最痛苦的,莫過於回憶,清晰卻無法觸碰的回憶。

 

天黑了,天空忽然下起陰冷冷的雨,我獨自行走在漆黑的相思林。雨水濺濕了我的帆布鞋在純白的鞋面印出難看的汙漬,像是心中的傷糾結成怵目驚心的疤,在黑暗的隙縫中訕笑著曾經。那些過往的記憶,像是雨夜中偶然拍打過的林蔭末梢,在夜幕低垂時輕唱著塵封已久的情歌。愛情的來臨與別離都同樣令人感到寂寞,像是入冬或是初春的時節總是乍暖還寒。在這個只剩下回憶中懸浮著和你身影重疊的城市裡,我獨自而勇敢的繼續著。生活像是序列整齊的Product line一般,接踵而來;標準化的規格不足以傾訴我對於你的思念;思念輕輕巧巧,恰如四月裡還來不及下完的春雨。

 

midori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