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8/20   

八月多的記憶,拖到十月初才寫完,從夏末轉為入秋,忙碌,或許是唯一可以遲到這麼久的良好藉口。昨天晚上,Andy拿東西到我家來,事實上最近,我和他大吵了一架,其實我也清楚什麼是對我好,他擔心的層面,但是,我就是受不了被人管太多,或許是因為自由太久。

  

構圖有沒有好可愛。  

新竹一直是我充滿學生時代回憶且眷戀的地方。
雖然每每朋友問到我,新竹有哪裡好的時候,我總說:新竹很小,東西又難吃,竹客很窄,載客也蹎跛,但是,那些美麗的記憶卻讓我想再回到這裡。九月初提筆寫這篇的某個晚上,竟然意外的和某個久未謀面的朋友J 在MSN聯絡也得知他現在有很好的發展,真的很替他開心。談起南寮,談起新竹的海天城隍,就像翻開過去的那些美麗記憶
一樣。

  

南寮是我很愛的景點之一,無論夕陽或夜景都非常美麗。

那些有過的悸動,就像夕陽餘暉一般,坡光粼粼的染出一大片金黃,卻稍縱即逝。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