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黑色的無底洞一樣,她俯視著漩渦轉啊轉地,卻縱身一躍

沒有人知道,那樣的漩渦會通往哪裡。至於那樣不顧一切的勇氣是怎麼來著的,就更沒有人知道了

------

很多時候,大多數的人們,總是奢望著幸福美滿

但真實的人生,其實是像篩過葉隙的光線般,零落而非如此緊湊的

吞了一口酒,她對我說

所以,其實  我一點也不怪你了,對於很多東西來說,畢竟我們終究是莫可奈何。時間的輪廓有時候真的非得要拉長了縱軸才能看得清晰,無論我們再怎麼在意,再怎麼理智,仍舊是當局者迷

-----

有時候,真的有一種快要哭出來的疲憊。他對我說

但我終究不是孩子,所以咬著牙忍著

可我忘不了曾經期待幸福美好的那種想望,即便在這麼多年以後,偶爾想起還是有種,傷口初結痂的疼

事實上,我並不想去應付社會或者應付誰,許多時候的我,只是想認真自在的過日子而已,但他們並不允許我這樣做,所以拉距著

-----

於是乎,我就慢慢長成這種嫻靜美好的樣子了

-----

我們都像從池水中打撈起來的小雞一般,濕碌碌的,膽怯,發抖。

安慰你的某些時候,其實我也害怕著,像是懸在空中一樣。

但是,我想給任何一個陌生人僅有的溫暖。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