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個收到江東  陳將軍珮嘉的密函,以及兩卷的孫子兵法,內心澎湃激動真是難以言表

 

飛鴿畢竟是種死笨鳥,在傳無人應後,即把軍卷帶回自家鳥窩收藏,也不會撥個手機通知我周公瑾,真是夠沒有learning curve。學不來霍格華茲的貓頭鷹 (人家都馬是從窗戶將包裹送交給收信者的),也該學學黑貓宅配吧,難怪百姓們總靠腰公營坐大,原來不僅是那些辦員的肚腩,連他們所養的鳥也是。

 

 

------

 

有德者,只須方寸之地。(我不是劉豫州可是我要定了荊州...)

金城武,快來幫傷兵做點事。

 

我們不分瑜亮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