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氣持續的寒冷  台北的街頭處處可以看見大衣過膝的人們

如往常般我頭髮凌亂的背著大包趕著車 

人群魚貫的入列  如同生產線上排列整齊的魚罐頭  只差沒有戳記上日期

 

 

我推開Starbucks的玻璃門  

歡迎光臨,請問要點什麼呢?  看起來像是starbucks的小姐說。

事實上,這樣的親切是需要代價的 。很多時候與人之間的溫暖也是一樣,雖然我寧可相信大多數的善意是建立在出自真心的前題之下,但事實卻不盡然。

 

於是我點了一杯太妃糖口味的咖啡, 交出一張小朋友和一些零錢 。
 

在這樣寒冷的冬天,能以如此微薄的代價換取一些與人交談的溫度,其實很值得
 

 

//在獨佔性競爭市場下,消費者很容易收到商家寄來的X'mas card//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句話的時候 我的心卻是有些刺痛的。

--------

 

某天去找Johnny弄頭髮  其實是因為受了氣  就想對早就看不順眼的馬毛開刀

事實上每次弄頭髮翻日雜都只是做做樣子  因為我太憑感覺做事了

(當然唸書跟交男朋友和一些重要事除外) 

 

我完全沒有辦法將那些MD套在自己身上  (因為,光是笑容就不一樣了啊)

或許你會說  又有什麼關係呢?  不過是笑容不一樣罷了

不過對我來說,只要一個環節不對了,就是沒有辦法。

 

 


所以我喜歡跟設計師談,只可惜能談的設計師不多,

有些人一開口,你就知道他完全談不起來,像是喝到過甜的珍奶一樣,只能非常苦惱的想到底要不要把珍珠吃光,不過總而言之Johnny是個能夠交談的設計師, 事實上,從頭到尾我只說了這樣的關鍵句:

 

 

''那你覺得我適合怎麼樣呢?''

 

 

 

然後就變成上圖現在你們看到的樣子。

超酷的,btw 我就是這種隨性過頭的人。

第二天果然就運勢大轉的碰到一個nice的助教,一切果然是馬毛作祟。

---------

 

打到這邊的時候,本來想繼續下去的,卻接到小東西的電話 。

"希哩呼嚕烏粟粟粟....  烏噜烏嚕  

  小東西在電話的那頭說

  屋屋屋 烏烏....咕嚕咕嚕


  小東西在電話的那頭又說 

我敢說小東西是這世界上擁有吞口水聲音最可愛的人了 

任誰聽到它吞口水的聲音,都會說:噢,怎麼會有吞口水這麼可愛人啊

 

就跟他的短卷毛一樣可愛唷!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