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讀過一篇課文篇名叫作巴黎的冷雨,選修上的,老師總是匆匆帶過的那一種。詳細內容不記得了,約略是說巴黎的人緩慢的生活步調,以及優閒的氣息,在巴黎即使是飄著細雨,人們也是優雅的走著,枝頭的葉掉落在行人的肩上,也不曾引起注目或將它拂去,像是一幅藝術般的。作者是這樣寫的。

 

大二的時候修過一學期的法文,為的就是孩提時這矇矓的印象。法文老師是位高祧的男人,一點也看不出來已經37、8或者40。

 

我記得第一堂課的時候,他就說道「Le Français est la langue du sentiment de l'amoureux」(The French is lover's sentiment language)

所以那陣子很想有個朗誦情詩的法國戀人。

 

對於法文的印象大概就到此而已,比較有趣的是因為法語,得到了一個法文名字還有個法國的網友,有陣子也常以la belle高調的稱呼,好在懂法文的朋友不多(或許是大家不想理我也說不定) 不然也就見笑了。

 

Je ma bella Delphine.

 

每次淋雨的時候,我總是想到你。想到你頭髮濕漉漉的貼在臉上,還有眼鏡起水霧的樣子。我會想起海潮,想起訕笑的人群,咻咻咻的越過大街小巷,從坡上到坡下連成一線的某一瞬間使我嘴角上揚。你是不懂法文的,用推導演算來串成言語或許還來得實際些,當然我也不曾和你用法文說過一句情語。可是卻意外的在此因為淋雨被牽連,記憶這種東西還真是奇怪。

 

高中的時候很喜歡淋雨。大概是看了電影的關係。印象中似乎有那麼幾個常陪我淋雨的朋友,是誰卻有點模糊了。直到現在,我看見在雨中拉起手奔跑的情侶都還會有種悸動,大概是源於16、7歲時的浪漫,忽然覺得,其實歲月這種東西是不等人的。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