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這樣憂慮是於是無補的,但仍舊是憂心忡忡。九月可以算是僅剩下一個禮拜,扣除掉老早就敲定的中秋連假行程,今年的schedule還真是滿檔。我的進度跟台灣經濟一樣,絕無朝夕之間 "馬上就好" 的迷思,如果沒有李登輝時代的 "經濟"背景,勢必是需要台版安隆的五鬼搬運,或是老共時代的超英趕美。

台灣政策,總像是初一十五的月亮一樣,陰晴不定。最近比較令我注意的是 「行政院  為救台股調降證交稅」 一案。

為了「刺激景氣八大措施具體方案及配套報告」,涵蓋消費、投資、建設及金融各方面,行政院相信會對台灣經濟的基本面產生重大振興作
用。其中,在最受外界關切的證交稅部分,行政院決定將由現行的千分之三稅率減半為千分之一點五,期間半年。邱正雄:『我們將向立法院提出證券交易稅條例修正案,將證券交易稅減半課徵,由現行千分之三稅率降為千分之一點五,期間半年。』邱正雄指出,調降證交稅具有激勵效果,在景氣不好時,維持證券市場的活絡,使投資人及交易人在市場上一方面能獲得資金、一方面能順利從事交易,並恢復投資人的信心,具有短、中、長期的效果。

但事實上,若以凱因斯的一般均衡理論來看,市場機制的調整應該經適時的經由政府力量的介入,而不該以市場機能的緩慢調整。行政院對此的態度也採保留搖擺的態勢,跟據政院幕僚表示,劉兆玄的態度很清楚,就是不能干預市場,也不要大張旗鼓宣布。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