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我一直想介紹目前日本的當紅攝影者  蜷川實花 (NINAGAWA  MIKA) 的色彩美學


對於藝術的欣賞,一直是以來,我都以一種極端的形態存在著。

當然,藝術的本身就是一件主觀的事,所以並沒有所謂的偏頗。這裡我所謂的極端,只是一種象徵性的說法,用統計上的話來說,既不會是多數決的眾數,也不會是像統計量數的標準差,當然絕對也沒有平均數那般的客觀導向,如果硬要歸類的話,我倒覺得像outlier。

極端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此。
甚至連求取多少%是屬於離群值(outlier) 的範圍,也都是憑君自訂。
少了平均術那樣的中規中矩,同好們可以所言甚歡,而非我族類也能皮毛扯淡。
這樣的水平落差十分有趣,無意間碰到幾個不懂裝懂卻又高談闊論的自恃甚高者,更不難看出其中玩味之精髓所在。

無論是如何善意的從各種不同的面向來看,我對藝術的欣賞皆是如此。
換言之,如果藝術的本體能夠在  文字 影像 音樂 用色 等等不同方面上著眼,那麼,在各項中我所偏愛的作品,必然囊括了某種極端存在的種種必要性。


以此為序
2008/July
--

開始接觸到蜷川的作品,是在惡女花魁的電影,Point正忙得焦頭爛額。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