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在心底下起傾盆大雨,電話那頭,女孩笑著說今天天晴。
雨後的水蒸氣泛紅了眼,潮濕若飛瀑流泉般的在頰上橫流,淚水滂沱。

我好像嗅到一股苦澀的味道,源起於戰爭初始中被遺忘的荒謬理由,還來不及防堵,悲傷卻已氾濫成災。貓拱起了背,像是雨後天邊的一抹虹,蓄勢待發地躍起了完美的弧。女孩的髮絲在空中飄啊飄地,像是風中吹散的一片漣漪。

尖銳的言語,像是滿弓時繃緊的弦,不得不發。
我是正中紅心的神射手,牆靶上微微滲出象徵勝利的殷紅血液。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