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的時候,我總是眷戀你的眼,你總說我在心底又藏了些什麼。
這樣的極端和不斷聒噪的連續,往往只是間隔了那麼個點,而後,就這樣的嘎然而止。

大概還是無法習慣安份守己。

夜裡,你的剪影在車窗的框格中急駛前進,像只是靜止了,可在心底的不安卻慢慢滋長。
或許僅止於不安那樣的寧靜,那樣的前進,以及義無反顧。

你的瞳眸像是一股幽暗的深泉,在那無止盡的墜落中,
而後我放棄了思考,義無反顧。
你的擁抱像是滿山滿谷的熔炎,在那無止盡的墜落中,
而後我阻斷了退路,義無反顧。

在你安寧的懷抱裡,憂傷的瞳眸中,我無止盡的墜落,像是隕落天際的繁星,但卻如此義無反顧。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