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

天冷了,會不會想要一個擁抱。於是我閉上眼筆直的走向你,一步,就差那麼一步
可我退怯。
像是濕冷的苔蘚,巴黎的雨,我從黑夜的頂端向下墜落,仍舊感覺不到,你。

溫柔

於是乎,墜入你精緻的網。你用長毛的腳走向我。 嗜殺?
成全了我最溫柔的死法。

成全

其實只是想放了自己。
你的影子在夕陽中拖得好長好長,人潮擁擠。
我用眼記得心中的你,那怕斑剝凋零,我亦無悔。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