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6 sat.



喝了伏特加之後,身體卻好像泡在冰塊裡面。

「還是沒有暖和起來啊!」我說

於是,他吻我。
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清晨,醒。
牆上的掛鐘指著 4點29分59秒
空瓶散了一地,果然,醉的人總是低估了自己喝了多少。
是怎麼發生結束的都像一場夢而已
初春雨夜的清晨有些冷。

「抱緊我。」
「什麼都別問什麼都別說。」

「我愛你」他說。



到銀座下站的時已經是午后一兩點的事了,透著微熱的臉頰在車站快步走著是幸福的
至少,還確定自己是存在且為了某件事情在忙碌著。

「抱緊我。」乞求著的聲音。
我不妄想永遠,只求你抱緊我。

但他卻把我推開。

「不行。」 我已經對不起妳不能再對不起美奈子。

「其實你什麼也不能為我做 所以你什麼也不必說了。」我說

對你來說,什麼叫作已經,什麼又叫作對不起。

於是,我在叫作銀座的那站下了車。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