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了很久,終於,我跟貓又見了面。

「最近怎樣?」

「還是重覆著在大氣層間流轉的日子。」

「看小說嗎?」
「實在是太忙沒有空啊,但卻還是一直做愛跟吃飯。」

所謂的太忙,大概就是這樣的意思吧。
其實我們都懂,只是她比較有說出來的勇氣而已。

是的,那樣赤裸裸的。
像晾衣場上隨風擺蕩並碰撞出聲響的衣架那般真實,

於是乎,我們收了衣服,用一些天黑了或者「好像快要下雨了唷」的理由
企圖來掩蓋住那樣的真實。


不過卻沒有人在意,那樣真實的背後,究竟存在了些代表性的什麼。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