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一家有屍臭味的小店

腐朽 大概是目前腦子中唯一可想到的形容吧

店裡一個客人也沒有
可能是因為生意清淡
或者是由於早已過了吃飯的時間

彷彿 可以清楚的聽見腦袋中齒輪喀拉喀拉的響著


唧---唧---
----
----
----

是該上點潤滑油了 謝謝


我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沒什麼胃口的吃著不知名的午餐
店裡安靜得什麼聲音也沒有
一位像老板的中年女人在面對我隔壁隔壁桌翻閱著報紙
頭髮油膩膩的服貼在耳際


剛送上的肉絲板條該不會是妳炒的吧!?


冷氣繼續吹著像是靜止不動的風
我看見油膩的髮絲飄移著

還是不涼


吃到第二塊蝦餅的時候就感覺到飽了
即使沒有刻意的擺臭臉卻也讓身旁的人覺得難搞
這就是我

"要吃蝦嗎?" 男人說
"我搖搖頭"
這就是難搞的証據之一

於是男人幫我撥了蝦


出了店門 太陽毒辣的像要灼傷人一般

"你有聞到屍臭味嗎? 剛才"
"屍臭味? 你說菜裡面?" 男人似乎是被嚇一大跳的樣子
"是店裡的空氣啊 " 我說
"讓人有一種動彈不得的窒息感"
難搞的証據之二

 

"怎麼那麼膽小"  

"吃到屍體又不是什麼壞事  反正總有一天我們也都會變成屍體  冰冷冷的" 望著嚇一大跳的男人,我說。


"可是你這樣不清不楚的說  任誰都會被嚇一大跳的啊" 

"不信你可以去問100個人同樣的問題" 男人說。

 

 

不過事後証明,一百個人也都被嚇一了大跳。


於是 我們就此道了再見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