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記)

這是很久前寫的一篇文章
記得是為了山本文緒的書所起的一個引子

文學這種東西就是這樣
有時候 就算你完全沒有感動 還是得裝出些許的共鳴
這大概就是它所屬的專業性吧 (笑)

以此為序 4月初的某個陰天




不曉得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厭煩著總是相同的一層不變。

吃著同樣的東西,遇見同樣的人,聽著類似的音樂。
重複著既無奈但又不得不的前進。


有的時候,會不會有這樣的衝動;

想要跑到一個沒有人地方,嚐試一種平常最不喜歡的東西,裝成一個和你現實生活中差別很多的角色,
又或者,


愛上一個 不該愛的人。



在統計學的假設檢定中,有個著名的笑話是這樣說的:


請依題意寫出以下的虛無對立假設。(10%)

1."愛上不該愛的人"
2."子欲養而親不待" 以及"
3."有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看不懂的人大多是沒學過統計的吧
不過 就算是學過的人 在考場看到這種題 應該也只是會苦笑 而不會噗嗤的笑出來說: 「天啊 這教授真得好有創意啊」


這就是人生 苦悶的人生 並且了無新意


當你越用力掙扎著要逃出那個陳舊的框框時 所伴隨的拉力也就越發使你逃不開了

這種壓迫感就像是食慾大開後直線飆高的體重那樣


「乾脆大開殺戒好了」 每次自暴自棄時都會這麼的想著 但一回到現實的框框時 又不得不委曲求全的依附著大眾的盲從


膽小鬼。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人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你 看出來了嗎?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