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東京,17點多的地鐵。

我匆匆的越過人群,匆匆的說著:「抱歉、抱歉,借過一下。」

然後擠進那個稱為車箱卻實為沙丁魚籠的盒子裡。

欸,終究還是慢不下來啊!
無論是源於性格上的不安,或者,是因為環境周遭的使然

生活在這種緊湊的城市,一切都變得緊張了起來。

記得有人跟我說過,他喜歡看電影的原因,是因為喜歡躲在黑盒子裡頭的安全。
當時我還噗疵的笑了出來,說是哪門子的歪理;
沒想到才幾年的光景,我也開始害怕起這種被推擠的感覺了。

忽然間,瞥見站在門邊的一個男孩子。

大概是橫條馬球衫外加側背書包吧!

一個中年歐吉桑忽然間擋住了我的視線,太害怕酒肚喃和古龍水味的我,下意識的向後倒退了兩三步。

「噢,」一聲悶哼。

「抱歉、抱歉,你沒事吧?」

怎麼今天我總一直在道歉?不過只是被5cm的細跟踩到罷了。

但終究還是轉過身,噢不,或許只能說是回了頭,
尖峰時段人潮擁擠的程度,有時候真是令人難以想像。

大約是個27、8歲的年輕男子,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是很痛的樣子。

忽然間覺得自己很好笑。
怎麼在這種節股眼還有心情觀察起別人的表情,會不會太異於常人了一點?
現在該做的或許是道歉,或者,是表示出一點愧疚,
雖然我明確的知道這樣的愧疚也不過是作作樣子而已。


於是,我攏了攏鬈髮,la Prairie的香味在身邊溢了開來。

「真的很抱歉,有沒有怎樣?」

當然,還有附加滿是歉意的微笑。


男人就是醬。

剛才明明就是一臉要惡言相向的模樣,但在看到美女後就整個180度的轉變。

「嗯,沒關係。妳呢?妳的腳有沒有怎樣?」

或許這就是當美女少數的一些好處吧!
雖然這樣的回應多少是令我有些嗤之以鼻;但大體上來說,還是會用溫和的樣子應付過去。

終於,我在叫做銀座那站下了車。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