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PM的工作日誌♥

 


Sun afternoon 的慵懶病毒 

「我想傳達的,只是一種概念性的訊息。」他說。
所以接下來,無論我說了什麼或者寫了什麼,請都別問我究竟是為了什麼;畢竟,概念性訊息所能傳遞的表達能量,也不過是這些罷了。

於是,我被迫保持著,不得以的靜默。
於是,他開始說。

----

「所謂思想,就是一種思維建構的傳達。如果有什麼不能表達,就好像是不存在一樣。」
「想到貓,妳會想到什麼,什麼都行。」

如果你看過貓,你絕對不會懷疑她的美麗。
自由、傲慢、和任性。
這是大家看到的貓,也是貓自己所希望變成的樣子。

「如果大家都降想,那是在好也不過了。」貓說。

「大部分人看到的,不過是膚淺的表面,那是觀察敏銳的問題唷!當然,這在程度上也是有些影響和差異。不過,在這裡我所說的程度,並不是讀了多少書或者學了多少東西的那種程度喔;我所在意的,是檢視內在和自省的能力。許多人總是看到別人的誤謬進而與以大肆批評,多半是因為,他們不過是大部分的人,既膚淺又無知,像是裝了豬玀腦袋瓜的渾帳,並且老是忽略自己的過錯。」

「這就是所謂的一般人,很多時候的我也是;雖然,我比較漂亮。」

這就是我所認識的貓,我所看到的貓。
在她身上,總有著那麼一點吸引我的東西;姑且說是魅力吧!但我明確的知道不該這樣形容;因為她是那麼的大剌剌而不拘小節,而我,也並不是那麼的屬於一般人。



「春天的草地上開滿了一叢叢的野花。」貓對我說。

「但它們畢竟是不能吃的啊!」
「花就是花,魚就是魚,沒有辦法混為一談。」

「就像很多東西,是沒有中間性的。」她接著說。

那是一個星期日的午后,時序是初春或著入夏說真的已經忘記了,但我記得那天的貓打扮得非常女孩子。

我喜歡這樣子的她,有點像菜菜子。

在東區人行道上,身邊走著這樣一位美女是件不錯的事,雖然我知道,每當她打扮得越女孩子時總是越喜歡做一些女俠的事;不過,我必需說,打扮成女孩子的她令人驚豔。

但貓討厭關於外貌的稱讚。關於這個秘密,除了我以外,沒有人知道。

「來杯可樂怎麼樣?」我對貓說。
「那麼,來杯零卡路里的愛情好了。」她說。


貓是不大喝可樂的,除了失戀的時候。

於是乎,這成為我們開玩笑的一種方式。
不過卻沒有固定模式的回答。
到目前為止,我大概聽貓說過八百萬個以上不同的答覆,每一個都是毫無頭續且沒有關聯性,這很符合她喜歡的風格,原創和獨特。

「所以,今天想喝的是健怡嗎?」我說。


2007/Mar 舊文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cx
  • ????

    看不見的東西不代表不存在;邏輯抗議著,科學卻舉著單手贊成著
    所以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的的情緒才最真;邏輯滿頭問號,科學轉身離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