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是個大眼睛愛做夢的孩子,第一次我的志願中作文中題目訂的就是夢想家。

「可可是這次全班作文分數最低的小朋友,因為他寫得文不對題。」老師說
「像肥油寫的醫生 像三角豬寫的律師啊,都是很棒的志向唷,同學可以跟他們借來觀摩。」

「夢想家哪裡算是一種職業? 你那麼喜歡作夢,倒不如去賣可可粉好了。」站在講台中間的小可可覺得同學都在看他,好多好多隻閃亮亮的小眼睛。

從此之後,可可有了他的新綽號,就是:愛作夢的可可粉。


其實小可可並不瞭解老師的意思,究竟什麼樣的尺度在大人的世界裡才算是標準答案,媽媽說只要是以善良真實為出發點就是好的思考模式。不過,他喜歡愛作夢這樣的形容,至於可可粉跟可可聽起來是差不多,所以他不很介意。

時間一丁點一丁點的過,小可可慢慢長成了中可可,而後又慢慢的成為大可可,但卻依然改不掉原本的孩子氣。
總覺得世界應該美好,朋友應該善良,並且相信每個人說的每句話。他的世界太潔白,與現實世界中的殘缺離得遙遠,朋友都覺得他單純的不可思議。

「這世界其實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美好,
不是什麼都像電影裡演的那麼漂亮。」
某次爭吵中,朋友對可可說。

「你只活在你的世界裡。」

那天,可可哭了一個下午,像是回到了小時候,我的志願那堂作文課。
原來,大人的世界並不一定需要真實,就像愛作夢或賣可可粉都不是個好的作文題目。
小可可終於長大了,或許應該這樣說,他終於選擇了長大。
他開始學會寫著那些激勵人心的文章,說著帶給人希望的言詞,依循著家人的期待完成了學業,甚至選擇了符合眾人眼光的愛情。

在眾人眼中的小可可,好像很幸福。
因為他脫離了愛做夢,志願也不再與有關夢想這類的名詞有些微瓜葛,可是沒有人發現小可可其實並不快樂,沒有人發現,小可可的心裡失去了能再泡成熱可可的那種溫暖。

他寫著文字,卻失去了對文字的感動,他觀賞電影,卻失去感受悲喜的熱情。原來這就是長大以後必須付出的代價,除了小可可自己,沒有別人明白。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