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講了一個故事給朋友聽,有關陸游與唐婉的故事;有關陸游那首「釵頭鳳」的故事。

他們兩人的愛情故事,讓人動容,也讓我深思…。



陸游小時侯,與他舅舅唐閔的女兒唐婉青梅竹馬,志趣相投,兩人都愛好詩詞和文學。

宋高宗紹興十四年(西元1144年)---陸游20歲時,與這位表妹唐婉結婚,婚後生活十分美滿。

可是不久,不知為了什麼原因,陸游的母親對這位親上加親的媳婦非常不滿,

傳說可能是因為她沒有生下孩子,最後甚至強迫陸游和她離婚。


在封建時代,父母之命是不能違抗的。陸游當然不忍分離,只好表面上答應將唐婉休回娘家。

但暗中在外面另租了一間房子,經常和她在那裏相會。

可不久又被他母親知道,找上門去吵鬧,幸而陸游和唐婉預先知道避開了。

但從此以後,只好真正的分離了。唐婉後來改嫁給同郡的一位讀書人趙士程。陸游則另娶了王氏夫人。

十年之後,即宋高宗紹興二十五年(西元1155年),陸游31歲。

這年春天他到山陰(今浙江紹興)禹跡寺南的沈家花園去遊玩,遇見唐婉和趙士程也在遊園。

唐婉告訴了趙士程,趙士程是一個心胸開闊的人,便按婉唐的意思,給陸游送去了酒菜致意。

陸游見到唐婉和這份帶有難忘情意的酒菜後,惆悵不已。

他將酒一飲而盡,提起筆來,在沈園牆上題了一首哀傷斷腸的《釵頭鳳》---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江挹鮫綃透。
桃花落,柔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
莫!莫!莫!


唐婉在見到陸游為她寫的這首《釵頭鳳》後,悲傷不已。
她本是對詩詞也很有修養的才女,於是也和了一首《釵頭鳳》回答陸游---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
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長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瞞!瞞!瞞!



之後唐婉就因為思念陸游成疾,抑鬱寡歡,沒有多久就死了。

和唐婉的被迫離異,加上這次沈園之會,兩首《釵頭鳳》詞以及唐婉之猝死,

在陸游的心中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傷痛,一直到老,總也不能忘懷。一直到陸游85歲過世前,

還常常因為夢見唐婉而從夢中驚醒。



每次想到這個故事,都會讓我有些許的慶幸,慶幸我是生在這個時代,慶幸我不必背負著古人的包袱,

宋代的詞人劉克莊,以及現代的某些研究者都認為:陸游從小起,雙親對他的教育非常嚴格。

陸游初娶的唐婉也不像一般所說的那樣,婚後二人感情非常好。

但是陸游的父母希望陸游將來能成為匡時濟國的棟樑之材,怕他把青年時光消磨在兒女戀情上耽誤了學業,

因而多次譴責陸游,最後不得已而離異。


現代的研究者認為,陸游的愛妻唐婉在愛情上付出的巨大犧牲,並沒有換來陸游日後事業上的重大成就。

所以陸游愈到老年,愈是感到愧對唐婉的一片苦心和付出的代價。因而每想起更是悲痛不已。


其實今天他問了我一個問題,我認為什麼是愛情?呵呵…這個問題太深奧了,我想我現在同他一樣,

答不出來,於是我送了首歌曲給她,張學友的流星下許的願。

這首歌曲中張學友能夠做到的世情,暫時就是我對愛的定義吧!




<引用於 孫越 今天的孫叔叔說故事>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