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4/1 00:40



為蛀牙寫的一首詩,






唸給你聽:「拔掉了還疼 一種




疼。」

就是
只是
這樣,





彷彿
愛情


有兩種東西在我身上
詭密的蛀蝕
一顆壞牙和你
我會迅速的死掉
死了依然甜蜜
你是那種細菌
愛好潮濕
糖的
世居


〈疲於抒情後的抒情方式〉

4月4日天氣晴一顆痘痘在鼻子上
吻過後長的
我照顧它

第二天院子裡的曇花也開了

開了
迅即凋零
在鼻子上
比曇花短
比愛情長


<童話之後>

「根據童話,」他說
「你不應該是一個如此
敏於辯駁的女子。」

涉水
我們正走過暴雨中的城市
城牆轟然
塌毀

「可是我已經
前所未有的溫柔了。」我說

1.
午夜 夢的邊界

2.
我仍然決定躋身到童話裡去
我吻了他

3.
終於,吻醒了他

4.
立刻 我知道了 我錯了
回不去了
在他睜開眼睛的剎那

「妳是身為童話史上
最勇於選擇、判斷的女子,」

後人將如此記載:
「她將要接受
與幸福等量的制裁。」

5.
回不去了
我們已經降落
在一千年後

他多麼無辜
而他醒了
經過這一千年,和,
一個、二個、三個——
三個呵欠:
「我在那裡?」
「你忘記了 這是你曾經
允諾我的城市
以及一萬隻鴿子。」
「鴿子呢?」
我有點悲傷 男子們總是魯鈍
不明瞭真正的情況

6.
「因為罪惡嗎?」
「不是的 只是因為
—個吻,及快樂,」

「某種,無法預測
極為可能的快樂。」

於是乎我們損失了一千年
「如果我告訴你,我仍然
愛你——」
「——我想起來了,我還沒有
送你回家。」

「太遲了。」

「我不應該
在你吻我之後
才吻你。」

「太遲了。」

「我真的
睡了一千年?」
「或許沒有,但我數了一億隻羊。」


也許是因為太過充份的睡眠
他似乎沒有想像中的後悔。


這個城市,我們驚訝於這許多
與我們類似的人
被童話放逐的人
每日,我們在街道上漫遊
逐漸熟悉彼此的氣味


〈愚人節後的詩人節〉

唯一不想做的事
就是寫詩
頭髮該剪了
厚依服該收箱了
要好好寫一封信
想一想到底要不要結婚
最好能睡個午覺
席子是一種薄荷的涼
或者是不是該生一個小孩
屋子裡有一種氣味
玉蘭花、杏仁


〈繼續〉
讓音樂繼續演奏下去吧
波及三朵沉默的向日葵
破折號以下
食道和腸胃中間

悲哀到遺忘途中的
一切衰敗的起點


〈以後....之前〉
醒來以後
刷牙之前的想法:
永遠
我所聽過的
最讓人傷心的字眼


〈其他〉
其他都是零碎的東西
膠帶、筆套
裁掉的紙
畫歪的線
指甲刀、衛生紙
不斷滴著的
傘緣上的水
灰塵
聲音




你有沒有想過 我們在這裡 一起 走過那麼多路 碰到那麼多人
以後 我們一起 在這裡 這樣 你講了這些話 然後 我這樣回答


我們在這裡 坐下 一起坐下
這個空間
這種姿勢
這樣的光線
這種說話的速度
有許多小孩子都在放羊
有許多隻狼
只有我會遇見



只有我會為你穿上
那件美麗的衣裳



(後記)

晚上寫好的一首詩,坦坦白白放桌
上,然後關了燈,很快睡著了。應該有
夢,可是沒有,未料夜半一場大雨,潑
進窗來,把整本稿紙打溼了。天亮時,
紙皺皺的,藍色的墨水漾開變成淺淺的
紫色,竟是洗了個乾淨一字不剩。只記
的幾行,但無意追究了,就當做是寫過
的最好的一首詩。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