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以後,我慢慢的從自我的男孩成為一個自私自厲的男人。 或許本來就是注定生長成這樣的形態, 只是慢慢隨著時間將不足以完成的部分形態長成 ; 也或許,是因為在經歷了太多事情之後不得不長出這樣堅硬的外殼,不過,無論是怎樣的過程造就了這樣的結果我都並沒有什麼不滿,因為即使站在怎樣善意的觀點來看,任何型式的抱怨都不會帶來更好的結果,什麼樣的結果,追根究底還是源於自身的選擇,所以就算要怪罪第一個該拖去槍斃的也是自己,而且,將凝固後的記憶攪拌煮沸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除了時間外過程也是。

iammid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